员工中途离职,单位一样要发放年终奖和绩效工资 上海法律网
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上海法律网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员工中途离职,单位一样要发放年终奖和绩效工资

2019-11-27 21:08:31 浏览次数:819

导读 : 阅读提示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规定已经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不参加绩效考核,法院认为该条款损害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应为无效。案情简介1.2012年5月,朱某进入某地产公司担任客服人员,双方订立了劳动合同

(原标题:员工中途离职,单位一样要发放年终奖和绩效工资)

阅读提示:

用人单位规章制度规定已经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不参加绩效考核,法院认为该条款损害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应为无效。

案情简介:

1.2012年5月,朱某进入某地产公司担任客服人员,双方订立了劳动合同并参加了社会保险,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自2016年5月4日至2017年5月3日。

2.2017年4月1日,某地产公司向朱某发送劳动合同到期通知书,载明“你的劳动合同于2017年5月3日到期,公司将结合你的意见、工作表现以及相关部门、人员的意见与你办理下期劳动合同相关手续(续签一年)”,朱某于2017年4月5日在该通知书签字表示愿意续签。

3.2017年7月4日,朱某向某地产公司邮寄了《劳动合同解除告知函》,载明:“公司至今已逾期两个月未与本人续签劳动合同。逾期期间,本人多次要求,且本人已符合续签条件,但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系固定期限一年,且大幅度降低了劳动合同约定条件,基于公司的上述违法行为,本人解除与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并要求经济赔偿”。

2017年7月6日,某地产公司向朱某邮寄了《回复函》,载明:“……公司经核实后得知:你在《劳动合同解除告知函》中陈述的并非事实。在劳动合同期限届满一个月前,公司相关负责人与你沟通后,结合你本人意见达成了续签一年劳动合同的一致意见。劳动期限届满后,你也继续在公司从事原工作,公司也按照原来劳动条件支付你薪资。现你因自身原因单方面突然要求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公司依法无须支付经济补偿金。”

4.2017年7月27日,朱某向太仓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裁决某地产公司一次性支付朱某2016年1月1日至9月30日的年终奖9000元、2016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的绩效工资3000元、2017年1月1日至7月4日的绩效工资6129.03元、2017年7月1日至7月4日的基本年薪工资516.13元、2017年6月4日至7月4日期间二倍工资差额5868.26元、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0144.90元,以上合计54658.32元。

5.某地产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向太仓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太仓法院判决某地产公司支付朱某2016年1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的年终奖9000元、2016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的绩效工资2400元、2017年1月1日至7月4日期间的绩效工资6000元、2017年7月1日至7月4日期间的基本年薪工资516.13元、2017年6月4日至7月4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5739.23元、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29411.53元,以上合计53066.89元;

澳门皇冠体育某地产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上诉至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中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裁判理由:

鉴于某地产公司未就年终奖发放条件及发放标准提供相关证据,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一审法院采信朱某的主张,以2014年度及2015年度的年终奖金额为计算标准,认定上述期间的年终奖为9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某地产公司有关“考核评价期内已经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人员,不进行考核”进而不支付绩效工资的相关规定,明显剥夺了劳动者依法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损害了劳动者正当权益,故该规定违反了劳动法的强制性规定,对劳动者不具有约束力。故而某地产公司应支付朱某上述期间的绩效工资。

律师点评:

在实务中,员工在中途离职时,单位一般就不在给离职员工发放年终奖和绩效工资了。但是,这一做法不一定是合法的。

如果单位的规章制度规定已经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不参加绩效考核,法院会认为单位的规章制度损害了劳动者的正当权益,违反劳动法的强制性规定,对劳动者不具有约束力。

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双方均应依法履行各自义务,劳动者应遵守劳动纪律、履行劳动义务,用人单位应依法保障劳动者的劳动权利。

关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期间的年终奖。某地产公司已向朱某发放了2014年度及2015年度的年终奖,表明某地产公司确有向劳动者发放年终奖的相关规定或约定。某地产公司主张年终奖并非每年都发放,需要通过考核后才发放,且2016年度所有人都没有年终奖,但其未能提供有关年终奖的考核办法、发放条件及标准等证据,亦未就2016年不发放年终奖的理由作出合理说明并进行相应举证,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某地产公司仍应向朱某支付该期间的年终奖。鉴于某地产公司未就年终奖发放条件及发放标准提供相关证据,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一审法院采信朱某的主张,以2014年度及2015年度的年终奖金额为计算标准,认定上述期间的年终奖为9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期间的绩效工资。劳动者正常提供劳动后,用人单位应当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绩效工资属劳动者的合法劳动报酬组成部分,只要劳动者提供了相应劳动,用人单位不得以任何理由及形式予以苛扣。某地产公司有关“考核评价期内已经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人员,不进行考核”进而不支付绩效工资的相关规定,明显剥夺了劳动者依法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损害了劳动者正当权益,故该规定违反了劳动法的强制性规定,对劳动者不具有约束力。某地产公司仅依该规定拒付绩效工资,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故而某地产公司应支付朱某上述期间的绩效工资。一审法院经计算认定朱某该期间的绩效工资为6000元,于法有据,本院亦予以确认。

关于经济补偿金。劳动者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而《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用人单位存在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情形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承上分析,某地产公司确存在未足额支付朱某年终奖、绩效工资之情形,朱某在《劳动合同解除告知函》中明确主张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要求与某地产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故某地产公司依法应向朱某支付经济补偿金。一审法院经核算认定经济补偿金金额为29411.53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案件来源: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某地产公司与朱某劳动争议二审案件,案号(2018)苏05民终5581号。

评论
头条新闻
最新资讯
精彩推荐